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开启辅助访问
搜索
热搜: 兵棋 军事 活动

史上最牛双面间谍的真实一生:受英德双方嘉奖

发布者: 懒虫 | 发布时间: 2015-5-22 21:08| 查看数: 1599| 评论数: 1|帖子模式




Pujol身着西班牙共和军第七轻型火炮团骑兵部队制服。他的帽子歪戴,表情有些玩世不恭,的确不像一名军人。




Pujol在二战中所获的奖章

原标题:史上最牛双面间谍的真实一生

一个西班牙人觉得自己才华横溢,思考了一会人生,决定这辈子要做个间谍,于是几次申请加入英国的间谍机构却被拒绝,一怒之下,跑去德国当了间谍,收集的是英国本土的情报。

随着源源不断非常重要的情报输送出国,英国人慌了,这个间谍到底通过神马手段窃取情报的?逆天了!靠的是一本英国旅游指南、一本英国地图和一本每天在英国报纸上公布的火车时刻表。

这个间谍到底有多牛?“知道”(微信号:nz_zhidao)为你解密这位双面间谍真实的一生。

这段时间一篇《不想当骗子的作家不是好间谍:这就是史上最传奇双重间谍的故事》在网上流传,但历史上真有其人吗?确有其事吗?来看看其真实一生吧。

早年生活

故事主角叫Juan Pujol Garcia。Pujol在1912年出生于巴塞罗纳,父亲是一个染料工厂主,母亲是虔诚的天主教徒。

Pujol在小时候就富于幻想,经常在自己想象的世界中自编自导自演好莱坞西部片。他的父母无法理解他,不理解为什么他会骑着三轮车去撞玻璃窗,为什么在“演”白日梦的时候差点将自己斩首。Pujol试图解释是他的想象在控制他的大脑,而他无法控制自己的想象。

Pujol确信自己将来是掌握世界大局的人,但在日常生活中他就是一场灾难。他不是好学生,在上过7年学后,与老师发生了一场争执便不再想上学。他换过很多工作:在五金商店做过学徒,在皇家家禽学校学习过畜牧业,经营过家禽养殖场,也经营过电影院和酒店。他在工作上乏善可陈,他经营酒店的评级甚至还下降了一星。

他曾在西班牙共和军第七轻型火炮团骑兵部队服役过半年。在西班牙内战爆发后在交战的共和军和国民军两个阵营都服过役,但自始至终未开一枪。

他慈爱的父亲至死都觉得他是一个失败者,他的母亲对他感到绝望。

曲线救国

Pujol在西班牙内战期间的经历让他厌恶极权主义,特别是纳粹,也让他决定他应该献身于“美好的人性(the good of humanity)”。

二战爆发后,他计划以间谍的方式发动对希特勒的私人战争。这似乎有些天方夜谭,他并没有接受过任何谍报训练,与谍报世界也没有任何接触。他最擅长的事是想象。所以,当Pujol和新婚妻子Araceli找到英国驻马德里大使馆表示愿意尽一己之力时,得到的答复是“尽什么力?”(Your services of what?)他们在先后三次在不同场合向英国表示愿意投身于同盟国事业,但每次都被拒绝。

那就只有一种选择了:他只能假装是狂热的纳粹分子,然后投到德国一方,最后再做双面间谍。Pujol走进了德国大使馆,说自己坚信法西斯主义,作为西班牙国家公职人员,即将去伦敦公务出差,希望能在那为德国做点什么。德国人对他做了间谍速成训练,然后给了他一瓶隐形墨水、一个密码本和初始的活动经费,让他去英国招募间谍建立情报网。

Pujol没去英国而是去了二战谍报中心里斯本。他利用从当地图书馆借到的英国旅游手册、几本参考书(包括英国皇家海军的参考书)、一些杂志以及电影院播放的新闻片编造情报。他的情报看起来就像是他的在英国亲眼所见、亲身经历的情况,就连英国专家后来研究这些情报时也很难相信Pujol当时并未踏足英伦。

不过,当他按照英国铁路指南里的票价信息生成差旅支出表,向德国人报账时遇到了麻烦。他并不清楚当时英镑币值关系(1英镑等于20先令,而1先令又等于12便士),所以,他干脆分项罗列,然后说以后再把总费用发给德国人。

他也有疏漏之处。由于不知道苏格兰的饮酒习惯,他声称他在格拉斯哥招募的间谍下线可以“为一升红酒做任何事情”,还好德国人似乎也不知道。

正因为如此,Pujol的间谍生涯相当危险,如果有人打一通电话核查的话他就会被处决了。“他能够活这么久真是奇迹!”他在英国军情五处的负责人这么说。他自己也同意这种说法:“这很疯狂,我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双面授勋

英国意识到有人在给德国人提供情报,很想揪出这人,幸运的是,Pujol主动与英国情报部门接上了头。在Pujol成功地让德军去跟踪攻击一支并不存在的舰队后,英国人终于意识到了他的价值。

1942年,Pujol被偷偷转移到英国。在英国军情六处(MI6)和五处(MI5)对他安全审查,负责此事的Tomás Harris问他为何自愿加入反抗纳粹的战争,他说他的亲生兄弟Joaquin在法国度假期间亲眼目睹盖世太保将难民从避难处抓去处决。这位有着一半犹太血统的军官听了这个恐怖的故事后确信Pujol能够成为一名出色的特工。事实上,当时他的兄弟Joaquin从未去过法国,甚至都没有离开过西班牙,这个故事又是完全虚构的,用来换取同盟国的信任。

审查后,Pujol得到了新代号“嘉宝”(Garbo,取自瑞典国宝级女星葛丽泰·嘉宝),因为他们认为Pujol是“这世上最伟大的演员”。

由于语言障碍,Pujol的上线由会说西班牙语的Harris担任。他们的良好配合在历史上绝无仅有。他们总共大概写了315封为德国提供的情报邮件,平均每封约2000个单词,这些邮件被寄到德国人在里斯本的一个信箱。Pujol告诉德国人他招募了27名间谍组成了情报网(事实上并不存在),德国人拨给他34万美元经费用以维持情报网的运作,这个情报网提供的情报太多太详细,他的德国上线根本忙不过来,甚至放弃了继续在英国招募间谍。

Pujol提供给德国的情报是由完全虚构的内容、没什么军事价值的真实情报以及有价值但却故意延迟传送的情报交织而成的。比如,1942年11月,盟军发动北非登陆的火炬行动之前,Pujol虚构的间谍下线报告了盟军军舰前往地中海的情报。但他掐好了时间才给德国人用航空邮件发送了这一情报,并且将邮戳改成了登陆前的日期,情报到达德国情报部门的时候已经没什么价值了。德国情报部门感叹:“可惜这情报到得太晚了,不过你最近的情报工作做得非常好。”其后,德国方面为了提高情报传送速度改用了无线电。

有时候Pujol也需要编造理由说明为何情报会误报或迟报。一次他推诿说利物浦的间谍下线得了重病,无法传递情报。做戏做全套,Pujol后来告诉德国人这个下线因病去世,并在当地报纸登了讣告,还说服德国方面给了其遗孀抚慰金。

1944年1月,德国人意识到盟军可能要反攻欧洲大陆,要求Pujol密切注意盟军动向。德国人的判断是准确的,这也就是后来的“霸王行动”。但德国人不知道的是其中还有一个“坚忍行动”,这也就是Pujol所做的掩护“霸王行动”的情报工作,其任务是让希特勒相信盟军会在加来登陆而非诺曼底。

从这时到诺曼底登陆的D-Day,Pujol总共发了超过500封电报给德国(平均每天超过4封)。

为了进一步加强德国人对Pujol的信任,英国情报部门故技重施,让Pujol在最后时刻向德国报告盟军反攻欧洲的情报。Pujol与其德国上线联系说他的一个下线将在6月6日凌晨3:00(诺曼底登陆前几小时)带来重要情况,要求对方等候消息。或许是天助盟军,Pujol在凌晨3:00发出的消息并没有得到回应,直到早上8:00德国方面才回复。Pujol利用时间差为情报增添了诸多细节,这大大提高了德国人对他情报的信任和重视程度。Pujol还对他的德国上线上演了一出苦情戏:他为对方工作失职导致情报被迟报感到恶心,并说“我完全不能接受这样的借口和疏忽,如果不是为了我的理想,我早就不干了”。

三天后,Pujol给德国人发去了在英国的75个师(实际只有50个师)的战斗序列信息。这份情报最终送到了希特勒面前。这个战斗序列主要是为了造成有一个由11个师15万人组成的美军第一集团军群存在的假象。为了威慑德军,这个集团军群还被说成由盟军最优秀的装甲部队指挥官乔治·巴顿将军统帅。与此同时,盟军在相应地点制造了假飞机、假机场、假油库和充气的坦克模型,还派人在那一带活动并彼此发送大量的虚假电报,甚至还让一个英国士兵假扮成英国蒙哥马利将军。Pujol说这支部队一直按兵不动,因此在诺曼底的第一波登陆应该是调虎离山之计,真正的登陆地点应是加来(加来离英国最近,希特勒也一直觉得盟军最有可能在加来登陆)。

希特勒和德军最高统帅部采信了Pujol的说法,认为防御重点仍然是加来。为了防御盟军的第二波登陆,诺曼底登陆后的两个月,德军最高统帅部还将2个装甲师和19个步兵师部署在加来,这大大降低了盟军在诺曼底的压力。

艾森豪威尔接见Tomás Harris时说:“你与Pujol的一起所做的工作相当于整整一个师,你们拯救了很多人的性命。”英国历史学家Roger Fleetwood-Hesketh则称:“诺曼底登陆没有他(Pujol)不可能成功,他的情报改变了诺曼底战局。”

而德国人还被蒙在鼓里——鉴于Pujol对德国的“卓越贡献”,经希特勒批准,德方在1944年7月24日授予他二级铁十字勋章。战后对德国战事资料的分析表明,在坚忍行动时期,德军统帅部的情报摘要中至少采纳了62份Pujol发来的情报。1944年11月25日,英国国王乔治六世授予Pujol大英帝国员佐勋章。他可能是唯一在二战交战双方国家都被授勋的人士。

深藏功名

虽然Pujol间谍工作堪称空前绝后,但他全心投入工作,冷落了妻子,他们的婚姻也不可避免出现危机。

二战后Pujol一家隐姓埋名逃往委内瑞拉。但后来夫妻感情破裂,其妻Araceli带着儿女回到了马德里,后又改嫁给一个美国商人。

由于害怕纳粹残余报复,Pujol在上级的帮助下编造了他在安哥拉死于疟疾的消息,他的儿女与他断了联系,都信以为真。

1971英国作家Rupert Allason(笔名Nigel West)看到了Garbo的故事,决定深挖下去。他访问了很多情报官但没有人知道他的真名,直到问到Tomas Harris的一位间谍朋友时,才得知他真名不是Juan Garcia就是Jose Garcia。Allason请了一名研究助理给照着巴塞罗那电话黄页簿一个个给姓Garcia名字以J打头的人打电话,终于联系到了Pujol的侄子。最终Allason找了Pujol。

1984年5月,在Allason的极力邀请下,Pujol前往伦敦,并在白金汉宫得到了爱丁堡公爵菲利普亲王的长时间接见,之后他还访问了特种部队俱乐部,与他当年的战友重聚。6月6日,Pujol前往法国参加诺曼底登陆四十周年的纪念活动,此时他才与儿女重聚。

1985年Allason与Pujol合著的《嘉宝行动:二战中最传奇双面间谍的个人故事》(Operation Garbo: The Personal Story of the Most Successful Double Agent of World War II)出版发行,首次公开披露了他的双面间谍活动。

1988年,Pujol在委内瑞拉首都加拉加斯去世,死后葬于加勒比海边的一个小镇。

如果不是Allason的执着,Pujol的传奇经历可能还会继续尘封。而Pujol的一生也像极了中国史书中记载的游侠,他们处于社会边缘,或平凡或怪诞,但都坚信人性的美好。Humanist是一个过时的词,但Pujol在私人书信中每次都是将Humanist大写,他就是坚信这一点,只愿编造谎言去骗纳粹。我们该庆幸,他是这样的一个人。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最新评论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服务支持:DZ动力|zhanwa Inc. ( 京ICP备14040874号  

GMT+8, 2018-10-23 10:38 , Processed in 0.105133 second(s), 3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Designed by ARTERY.c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